试析曹魏年间-

 新闻资讯     |      2020-02-18 23:19

试析曹魏年间\

"給客制度"的出现及发展途径

三国鼎立角逐中原霸权之后,最终以曹魏政权的建立告终。但是其实质和东吴、蜀汉一样,都是在士族和豪强的支持下建立起来的,所以任何一个政权初建阶段,头等大事就是维护其统治的稳定。因此曹魏统治阶级为了保障大族官员的利益,在政权建立初年就实行了一套赏赐土地、耕牛和劳动人手的制度,故简称为"给客制度"。


据《三国志·卷一·武帝纪》记载:"曹操建安七年(202年),令其举义兵已来,将士绝无后者,求其亲戚以后之,授土田,官给耕牛。"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当时占取无主荒地并不需要通过国家赐给,所以借此我们有理由推测此时期授予将士的土地,应该不是无主荒地类型,大概是屯田官府开垦出来的熟田。据史载:卞兰因写赋称赞太子曹丕,得赐"牛一头"。同时曹操还赏赐曾向他"进干椹"以解决军粮的杨沛"生口十人"。以上两列均说明在曹操时巳初步有了向大族官员赐给土地、耕牛甚至是劳动人手的制度。


到了文帝、明帝时期,"给客制度"进一步发展。《三国志》卷一三《华歆传》称:"公卿尝并赐没入生口"华歆一次就得到曹丕赐给他的"奴婶五十人",可见数目之多。在景初二年(238年),曹叡曾赐给满宠"田十顷",说明曹魏政权仍以土地、劳动人手赐给官员。


明帝以后"给客制度"正式形成,《晋书》卷九三《王询传》称:魏氏给公卿以下租牛、客户、数各有差。自后小人惮役。多乐为之。贵势之门动有百数。"


当然有人认为此制形成于司马懿在魏专政时期,不论"给客制度"具体定型在哪个年间,总的说来曹魏时期,这种特殊的制度开始出现,是为统治者维系政权稳定所服务。


"给客制度"的形成特点

很显然,曹魏赐给官员的租牛就是从屯田土地上用来出租收税的牛,客户即国家掌握的屯田客户,因此"给客制度"的实行必然要引起旧制"民屯制度"的破坏。民屯制度破坏的最早记录发生在曹爽专政的正始年间(240年一249年),故给客制大概亦形成于此时。


第一:以土地、耕牛、劳动人手赏赐给公卿官员逐渐成了曹魏的一项定制。


它的发展的大致脉络是:在曹操时仅赐给跟随他早期起兵的将领、亲贵(如卞兰)和有特殊功绩的官员(如杨沛),曹王时扩大到上层公卿阶层,及至正始年间又扩大到公卿以下的官员。


从史料记载的"数各有差"一语说明,在正始年间这一手段已不是处于政权初间,为了稳定而实行的权宜之制,从大多数官员都能按其官品的高低而得到相应的租牛、客户来看,这算是属于正式制度。


第二:这一制度除了在它的前后期除赏赐的对象不同外,赏赐的内容也随之发生变化。


前期主要赏赐土地,后期主要赏赐劳动人手。曹魏时社会上地广人稀,劳动力十分宝贵,曹魏政府对官员主要赏赐土地变为主要赏赐劳动人手,说明它对门阀大族的利益更加照顾。曹魏前期赏赐的劳动人手主要是"生口",即奴隶,后期则主要是客户。其所以会发生这种变化,大概是因为曹魏前期时局动荡,战争频繁,被没为官奴的人数较多,而这时有资格受赏的官员也较少,在这种情况下用官奴来赏赐是很自然的。到了魏末,随着战争的减少,官奴蟀的来源当大为缩小,而这时曹魏政权又要对许多大小官员赏赐劳动人于,因此它就只有拿国家的屯田、客户来作为赏品了。


当然,从两晋以及后代的荫户制度来看,官员们的合法荫户并不一定由国家踢给,而往往是从他们原有的依附农民中由国家承认若干户为合法荫户(这要办理"注家籍"手续),而曹魏时期公卿官员的屯田客,大多数应该是由国家授给的。


第三,尽管两汉以来有权势的大地主的佃客多不向国家服役纳税,但两汉政府在法令上从来不承认这种特权。


曹操继承了这种集权政策,更公开宣称"无令强民有所隐藏,而弱民兼斌",对敢于打击包庇佃客不向国家服役纳税的豪强的地方官,曹操都予以重用和表扬。他本人也带头缴户调,这都说明曹操对世家豪族免役免税的经济特权是不承认的。但随着"给客制度"推行以后,曹魏政权把大批屯田客赐给各级官员,由于这些屯田客原来就只向国家缴地租而免除自耕农负担的赋税力役。所以当他们成为私人佃客后,也就只向其主人缴租而不向国家服役纳税,他们也成了官贵的合法荫户。


从"自后小人惮役,多乐为之"记载来看,似乎被赐给官贵的原本叫我棋牌下载那些"屯田客"只能免役而不能免税,因为当屯田客成为私人佃客后,如果剥削加重,一旦增加了国家的赋税剥削,他们是决不会"多乐为之"的。




"给客制度"对"民屯制度"的冲击



很明显,由于曹魏推行给客制度用来进行赏赐的土地、耕牛和劳动人手大多属于原本的"民屯系统",所以伴随着给客制度的推行,民屯的规模便必然越来越缩小。


更重要的,由于推行"给客制度"为民屯的破坏开了先河,因此就使那时一些大官豪贵就敢于公开或隐蔽来侵夺屯田土地和民屯上的劳动人手,这些受剥削越来越重的屯田客也纷纷逃亡。


第一: "给客制"侵夺屯田土地刺激了士族豪强的掠夺趋势


曹魏时期尽管获得土地爱发棋牌下载并不难,但由于用来屯田的土地多属于肥沃的水浇田,所以它还是成为世族豪强觊觎的对象。《三国志》卷九《曹真传附子爽传》称:何晏等专政,共分割洛阳、野王典农部桑田数百顷,及坏汤沐地以为产业。"


当时何晏属曹爽党羽,他们一伙专断朝政是在正始年间,故其分割民屯官府的桑田亦在此时。


虽然史书仅说何晏等分割典农部桑田,但并没有直接说他们是侵夺桑田上的屯田客,旧制下的这些劳动者跑到哪里去了?故此可推测,曹魏推行"给客制度"以后,大量的屯田客被赏赐给官贵,何晏等分割的桑田或许揪是这些被赏赐的屯田客所遗留下来的土地吧。


到西晋初年,大官豪贵侵夺民屯土地的风气愈演愈烈。泰始三年(267年)初,司隶校尉李慈上书奏:"故立进令刘友、前尚书山涛、中山王砧、故尚书仆射武陕各占官三更稻田;又奏."骑都尉刘尚为尚书令裴秀占官稻田"。


山涛为尚书、武陵为尚书仆射都是泰始二年,而这年的十二月西晋才下令全部废除民屯,所以他们侵占的官田应是民屯土地,司马炎对此下诏说:"按此事皆是(刘)友所作,侵剥百姓,以缪惑朝士"。


民屯废止后,原屯田官府的土地,大概一律归被免为民的屯田客耕种,所以司马炎才说刘友强占官田是"侵剥百姓"。这也说明火爆拼三张西晋初年许多官员侵占的官田是民屯土地。


第二: 侵夺屯田上的劳动人手,刺激了私家佃客的发展


正始中,陈泰为并州刺史,"京邑贵人多寄宝货,因泰市奴牌"。洛阳豪贵不远千里托陈泰在并州买胡人作奴婢,说明在内地劳动人手是极度紧张的。"给客制度"形成以后,进一步刺激了封建依附关系的发展,当时不管有没有荫庇权的大族,为了填补其庄园劳动人手的不足,到处都在招募佃客,其中包括引诱国家的屯田使之为私家佃客。


所谓"小人惮役,多乐为之,贵势之门动有百数","小人"当然包括自耕农,再从"魏氏给公卿以下租牛、客户"来推敲,"小人"里面也显然包括屯田客,"多乐为之",说明此类"小人"纷纷向私家庄园逃避;"贵势之门",当指官贵和不作官的豪强,"动有百数",他们这样多的佃客,应该是一批国家赐给,一批自行招募的,所以其性质既有合法的荫户,也有非法的隐户。


所以由于"给客制"的出现,使得屯田客们的处境日益衰微而不如私家佃客的生存,所以他们宁愿成为私家佃客也不愿做国家的屯田客,加上大面积的肥沃屯田被士族豪强占据,一者土地缺失,二者这劳动力的转换趋势,成了彻底瓦解"民屯制"的重要刺激原因。


任何制度的新建一定是为了适应新的社会环境,并且为新兴统治阶级所服务的,这样一来自然也会打破旧的制度下既利益者的利益,促使各种群体之间的矛盾加剧。当两者之间在此消彼长的发展势态下角力时,必然伴随其中一个的彻底废除,另一种新制取代旧制,最后成为社会主流。